生物武器防化保障

點擊次數:155 發布時間:2018-4-16
生物武器防化保障是核化生防化保障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隨著國際軍事鬥爭和反恐怖領域生物武器威脅形勢日趨嚴峻,對生物武器的防化保障問題已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高度重視。生物武器防化保障與核化武器防化保障相比,究竟有什麽不同之處,其特點何在,這是開展生物武器防化保障研究最基本的前提。
一、生物武器使用的隱蔽性突出,難以實施“摧破式”防化保障
對核化武器的防化保障,我們多年的研究認為,可以用“摧破”的方式展開保障,因為核化武器在戰場上使用,需依賴固定的發射陣地和投放兵器,如:導彈、火炮、飛機等發射核化武器的兵器陣地等,我們可以有計劃地進行先前偵察,並以各種火力予以摧毀或破壞,使敵方失去或大大削弱核化武器使用能力,從而達成積極有效的防護目的。但對生物武器的防化保障,卻難以用上述積極“摧破”的方式實施防化保障,因為生物武器可以利用核化武器使用的兵器投放,也可以以其他多種投放方式使用,比如:利用季節性遷棲的候鳥、飛禽攜帶進行遠距離定向、定點投放;利用風箏攜帶進行順風遠距離投放;利用特務攜帶投放;利用郵件投放;利用大眾運輸工具染菌投放;利用公用水源從上遊投放;利用公用上、下水道投放;等等。當利用上述這些非作戰兵器進行生物戰劑投放時,具有極強的蔭蔽性,其投放地點難以尋找,無法用火力摧破的方式對其進行有效打擊或破壞而使其失去使用能力,我們可以用一枚精確製導導彈摧毀敵人的一座核武器發射井,但卻不能用數十枚精確製導導彈阻斷細菌武器沿長江、黃河向下遊擴散。因此,對生物武器的防化保障難以實施“摧破”的保障方式。
二、生物武器中毒後的傳染性強,防化保障的時空性空前加大
核化武器的危害特點是:殺傷威力大、危害範圍廣、持續時間長。但與生物武器相比,其“危害範圍廣”、“持續時間長”的特點就相形見絀了,比如:①地爆核襲擊後的中等以上放射性沾染區域,通常隻有下風方向上的十幾公裏到幾百公裏的危害縱深;化學武器襲擊後的毒劑雲團擴散,通常隻有下風方向幾公裏至數十公裏的危害縱深。而生物武器襲擊後的危害,其擴散距離卻能達幾百公裏至數千公裏,它可隨受生物戰劑汙染的動物、人員、運輸工具、流動的江河等向多個方向進行遠距離的傳染擴散,其傳染性危害區域在非有效控製情況下將是無限的。②核化武器襲擊後的危害範圍,隨著襲擊後時間的延長,將不斷地由大到小向爆炸襲擊區收縮。而生物武器襲擊後的危害範圍隨襲擊後時間的延長不斷地由小到大向襲擊區外圍擴大。③核化武器襲擊後,其危害對人員的生存威脅影響的持續時間通常隻有數小時至數十天;而生物武器襲擊後,其危害對人員生存威脅影響的時間能持續數月乃至數年之久。
三、生物武器毒害的生物特性,使防化保障對技術的依賴性凸顯
核化武器的傷害是通過核化武器的物理、化學特性作用而發揮,通常情況下,需要用炸藥爆炸來引發,或用飛機布灑、鋼瓶吹放的方式施放,使用中或使用後會在使用地點或危害區域留下明顯的使用跡象,如:核武器襲擊後,會在襲擊地點留下巨大的彈坑,或在爆炸點上空出現巨響和蘑菇雲,並有巨風一樣的衝擊傷害現象等;化學武器襲擊後,會在襲擊區和下風方向出現大量人員、生物瞬間無外擊傷性傷亡,或地麵、植物表層有異樣液滴特殊的氣味等。而生物武器的傷害,是通過生物病毒的生物特性而發揮,它傷害人體的體態像普通的細菌一樣無色無味、無影無形。若用飛機布灑,看不見像化學武器布灑那樣出現明顯的噴霧痕跡,人的肉眼和感觀是很難發現的;若用生物導彈或炮彈施放,爆炸後也不會出現核化武器襲擊那樣明顯的表象特征,特別是在戰場上與其他炮彈、導彈混合使用時,由於生物武器通常不破壞兵器、物體,對人員不產生瞬間傷亡現象(有一定的潛伏期),人員很難發現它們的異常區別。發現生物武器襲擊,需要利用特殊的技術手段和經專業訓練的人員才能完成。因此,對生物武器的偵察保障,比核化武器的偵察保障對技術的依賴性更強。
對生物武器危害的救治保障與核化武器的救治相比,其技術難度更大,比如:核化武器傷害除受大劑量核化難以急救而死亡,一般性核化傷員均能找到針對性藥物治療而使之恢複生存。可是,由於生物武器的生物活性的特殊性,許多生物病毒很難找到針對性的治療藥物,比如:19世紀初的結核病毒、霍亂病毒,就曾因難以找到針對性的治療藥物而持續禍害人類數十年之久;“愛滋病”病毒危害人類半個多世紀,至今人類仍然對其縮手無策;SARS病毒出現後,專家們預言,短期內尚不能找到特效的治療藥物。特別是在工業化社會造成的大量環境汙染中出現的新生物病毒,其抗藥性比以往的生物病毒更強,用現存的化學、生物藥品很難使其失去生物活性。因此,對生物武器傷害的救治保障對技術的依賴性較之核化武器傷害的救治對技術的依賴性更為凸顯。
四、生物武器毒害發作的潛伏性,將使作戰中的防化保障重心後移
核化武器的傷害具有速殺性特點,比如:沙林毒劑襲擊後,能使襲擊區和受毒劑雲團危害的未防護人員在幾分鍾內死亡;一枚萬噸級的核彈,能使幾平方公裏內暴露的人員立即死亡或失於戰鬥力。核化武器的速殺性,可在瞬間改變戰場敵我雙方的兵力對比,從而實現短兵相接中的速戰速決,因此,其在敵我交戰的前方使用,成為核化武器使用的曆史事實和軍界的共識。而生物武器對人員的危害發作具有較長的潛伏期,不會使人員瞬間傷亡,因此,生物武器在戰場一線使用的可能性較小,除不能直接在瞬間為決戰決勝服務外,還會給已方與對方交錯作戰或占領對方地域的自身受染造成同樣嚴重的危害威脅和防護所導致的行動不變。故在未來戰爭中,生物武器在戰略、戰役後方地域使用的可能性較大,它可有效削弱對方戰略、戰役的作戰潛力,從而為戰略、戰役全局的決戰服務,比如:對戰略、戰役後方地域,對戰略、戰役預備力量及至重要戰略、戰役資源地區使用生物武器,以造成對方戰略、戰役後援人力、物力被生物危害和汙染,喪失參戰能力和物資供給能力,從而使對方失去對戰爭的支撐能力而告敗。因此,未來戰爭中的生物武器防化保障的重點將後移,保障地點將由作戰前線轉向戰略、戰役後方;保障目標將由士兵轉向民眾;保障對象將由以人為主轉向人與戰略、戰役物資、水源等並重。